楚生顿时朝着卧室狂奔,结果跑了两步又飞快刹

 出租车师傅的这手绝活,绕远路宰客的时候绝不含糊;
 
    但是要有急事抄近道的时候也是直接开启疯狂出租车模式,那感觉就和做火箭差不多。
 
    一路飞驰,即便小白系好了安全带,一路过来也被甩的七荤八素。
 
    “到了!”
 
    小白扔下了钱,连找钱都来不及拿,就直接朝着小区奔了进去。
 
    司机师傅看着手里红艳艳的百元大钞,失笑不已。
 
    昨天就有一个小伙子晚上急匆匆的来这里,下车不要找钱的。
 
    今天又一个漂亮姑娘,扔下钱急匆匆的就跑掉。
 
   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把钱当回事吗?
 
    还是兴这一出?
 
    小白看了一眼时间,七点五十五分,还有五分钟应该差不多够了。
 
    一路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狂奔,等待电梯下来。
 
    时间已经是七点五十七分,还有三分钟,敲门叫醒上线,不出意外应该没什么问题……
 
    小白敛了一下散乱的头发,重新别回耳后。
 
    叮!
 
    电梯到达一楼,小白二话不说快步进入。
 
    啊~
 
    就在进去电梯的时候,小白的鞋跟突然卡在电梯门的空隙里面,结果脚踝直接给扭了一下。
 
    钻心的疼痛疼的小白面色发白,颦眉紧蹙。
 
    使劲把高跟鞋从电梯口缝隙里面拔出来,按了一下楚生家的层数,单脚站着揉着脚踝。
 
    嘶!
 
    只是轻轻按了一下,小白就露出痛苦万分的表情,这一下好像是崴到脚了。
 
    电梯平稳地停在楼层,小白一手捏着手机,一手提着高跟鞋,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电梯来到门口。
 
    按响了楚生家的门铃,小白一手扶着门,一手拎着高跟鞋。
 
    为了待会儿开门后留一个微笑给楚生,小白此刻都是咬牙硬撑,感觉大有把银牙咬碎的架势。
 
    楚生睡梦之中突然听到了一阵门铃声。
 
    这声音把他强行从美梦中拽醒。
 
    其实做梦的时候楚生已经意识到这是梦,但是没办法这个梦构建的太美好了,他都不舍得醒过来,所以干脆一觉直接睡了十二小时不止。
 
    起来后一阵烦躁,楚生使劲挠了挠头,整个人头发就好像是鸡窝一样。
 
    “谁啊这是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 
    楚生从床上起来,踏着拖鞋,要是仔细看,一只脚给穿进去了,另外一只脚,全靠大拇指指缝架着拖鞋,在地上啪啪的乱甩。
 
    没有拿钥匙开门,那肯定就不是苏小沐了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区物业什么的……
 
    楚生走到门口,也没看猫眼就直接开门,他一个大男人的怕啥。
 
    只是一开门,入眼的一瞬间整个人就愣住了。
 
    这不是他刚才梦中相会的小白么,怎么一起床就直接出现在他家门口了。
 
    “小白,你怎么……”
 
    小白看到楚生穿着睡衣,头顶鸡窝的样子,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。
 
    “来不及了,没时间说这么多,快开电脑。”
 
    小白一瘸一拐的冲进屋子里,看起来比楚生还要急。
 
    楚生看到小白的样子,顿时大脑就仿佛被一颗核弹给炸开,一瞬间倦意全消,只剩下震惊和心疼。
 
    “你的脚,这是怎么了?”
 
    楚生忙蹲下身子,小心翼翼地抬起小白的脚,看到了脚踝处的红肿。
 
    小白也是急了,两手直接把楚生给拉起来:“快去开电脑,来不及了。”
 
    楚生还一脸懵逼,什么来不及了,他才起床好吗?
 
    看着他面无表情无神的样子,小白都快要气死了。
 
    “绝地求生嘉年华!”
 
    一他说的时间是晚上八点钟?
 
    只剩下一分钟!
 
    楚生顿时朝着卧室狂奔,结果跑了两步又飞快刹车反了回来。
 
    看了一眼小白,“得罪了!”
 
    二话不说直接抱在怀里,朝着卧室赶了过去。